记银川的雨

银川终于下雨了,淅淅沥沥,好凉的雨。
像一片干茶叶湿了露水,让人嗅到一点春的气息。那味道违阔已久,在叫嚣的都市里是没有的。
天空如粘着蛛网的玻璃窗,灰沉沉的,压抑着人的心情;然而风尽日吹着,似喝饱水的缎子,涤去人心头的那一点蒙尘。
初春的东风肆意游荡,白色的大道十分干净,树木的新叶在清冷的风中微微抖着,旁边的高楼显得分外地寂寞。街上的人不多,我常常在这风中敞怀而行。
天渐渐暗下去,夕阳的光愈加炽烈,广袤的天空开始呈现出异样的色彩。
东边乌云成片,浪卷石吞,如涛声在耳,万马齐鸣;向西望去,则一带贺兰山青黑如障,肃穆如铁,灿烂的夕阳沉入山谷,只露出一条微弧,将黑障顶浸染成一条金鱼脊,看起来美极了。
傍晚时分,天地安静下来。我坐在屋中,不知何时,屋外的枝叶开始沙沙作响,过了一会,声音越来越密。这时我才发觉,雨早已经下起来了。
我没有拿准备了半年的伞,欣然起身出去,却看到好多人在往回跑。我刚一出门,就被一阵凉风夹着细雨扑面袭来。快哉此风!“发明耳目,宁体便人”,真乃清凉雄风耳。我继续向街道走去。
街道上漆黑漆黑的,只有零星撑伞往来的人;路灯光下,一些潇潇的雨影,伴着槐花落下。我不禁闭上眼,想路灯光下,有一个人在孤独地等待;我仿佛听见雨从叶子上滑落,滴到伞上、地上,碎作一片白光,声音是那样清澈,我的耳里就再也听不见别的。此刻我才觉出寒意。一切都淹没在黑白的雨声里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5 × 1 =